理想化的名句_对于理想化的名句

2018-12-22 09:39:11 标题分类:造句 关键词:好词好句,经典语句 阅读:78

理想化的名句_对于理想化的名句

  ●这世上有的人注定是为爱而生,为情而活的。他们的梦想总长在天上那个最高最耀眼的地方,平生在爱恨交错里百转千回,不撞南墙不回头,哪怕撞得头破血流,只为那拼却的一醉,在理想化的情感世界里,爱是他们肉体世界里的一切,即便轰轰烈烈后是刻骨铭心的痛,心里也是永远无悔的固执和保持。

  ●抛弃了兽的图腾,中国人并没有抛却部族共存的观念,只是把它更理想化、理想化了。落其实最平凡不过的生活百态上,肯定了现世中的人。对自然没有怕惧,对神没有神往,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帝力于我何有哉”的中国人。这种乐观、朴实而现世的美学,在年龄萌芽,体如今最早的人向艺术上。经过战国前后各种地方色彩的激荡,在理性与感性、规律与浪漫各个极度晃动,到了汉代,完成了一种庶民文化的典范。不同于埃及,不同于希腊,不同于印度,是现世而朴实的,是平凡而普遍的,成为中国以后文化标记最关键的基础。 ----蒋勋《美的沉思》

  ●理想化的事物过于美好,亦不真实。

  ●我们寻找的是人,而不是人以外的存在。我们并没有人以外的世界的需要。我们需要的是人自己的影子。对其他的世界我们无从着眼,摸不着门道。我们由这个世界而来,也梗塞于这个世界。我们想寻找按我们的款式理想化出来的图像,我们寻找一颗星球,寻找一种文明,比我们的星球,我们的文明更完美,我们期望在其他星球找到的,是以我们的蒙昧过去为原型的物品,它或许已进入更高的进化阶段,但它也肯定是基于与我们文明中一样的进化原则。可是另外一方面,对那些我们不能同意的物品,我们就会奋力回击,最终就只剩下了我们从地球上带来的地道地球的地道美德,人类的好汉主义的好事碑! ----斯坦尼斯拉夫莱姆《索拉里斯星》

  ●人类太愚蠢了。他们已经可以不相信神的暗示与欢欣了。他们如今对一见钟情充满了悔恨、怀疑和厌倦。他们经过过一见钟情,就走了极度,错认为恋爱应当十全十美。然后在恋爱里轻微遭遇点挫折就觉得自己遭遇了诳骗,于是又轻看了恋爱。他们可以相信,一见钟情和恋爱或神的暗示无关,之和肉体迷惑力、荷尔蒙、性欲有关。他们先把一见钟情极度理想化,再用肉欲来极度理想化。如今,当他们遭遇一见钟情时,指挥下一世地用性欲来自嘲,说服自己相信“我只想和他/她睡一晚上罢了”。他们基本不相信一见钟情。 ----张佳玮《既然已经走了这么远》

  ●其实我们不要把幸福太理想化,
世上本没有完整无缺的幸福,
只有勤奋美满幸福的人.

  ●每逢节日,我老是有一种考虑。一旦节日背后落空了文化的支持,它能否落空了意义?但很快,我就否认了这个问题,节日本就是文化的一部分,无从谈起落空。可问题在于,当下的节日落空了本来意义。祭扫先人的明朗不在,剩下了一天假期;留念屈原的端五不在,剩下了吃粽子的“粽子节”;但愿人久长的中秋不在,剩下了吃月饼的“月饼节”。节日好像只作为我们享乐的机遇,我们丧失了心中的那份精致。或许是由于看到了人类的劣根性,我们的先祖锐意地在节日中加入了一些教诲的意味。不过,好像也太理想化了一点,我们缓慢而麻痹的神经退化的不能在感触到这一切。感恩节让我们有了一全年都不知感恩的来由,春节给了我们一整年都不回家的来由。人类自认为经过认可自己的卖弄就可以避免卖弄,经过某一天的后悔

  ●当你认为自己的情感已经干涸,真的没法给予,也总会有某个时刻某样物品能拨动心灵深处的弦,伶仃只是个理想化的词语,没人是生来便享受伶仃的。

  ●问题不仅在于我们需要人类学比较文化的视角,而且文学和生活的关系也远没这么简单。区分作品里哪些是重现生活的“真实”,哪些是“假造”,并以此为准则来创作,是19世纪理想主义产生以后的事情。对分猪的故事如此的中世纪文学,我们应当看重它折射出来的一个社会的价值观和基本构造。不妨说,中世纪的爱尔兰文学就像他们造型艺术上的动物纹饰,只摘取一个社会最具特征的点睛部分加以理想化的夸张描画,将其他部分忽略不计或一笔带过。 ----邱方哲《亲爱的老爱尔兰》

  ●对于一件事情或哪怕一句话,不论是烦事还是没法肯定发作的事情,不要立即定夺,先放一放,不要去想他,不要去反复考虑同一个问题,否则就会越想越糟糕,人的心里就是如此,老是想着一个事情,渐渐的想的内容就会无限增多,很多物品就会无限的放大,渐渐理想的实际情况就变得恍惚,理想化的物品就会取代理想,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的任何定夺都是不理智的,在非明智下做出的任何决定每每都是错的。

  ●成熟的爱差不多每一方面都值得称许,它的原理就是,灵敏地发觉到每一个人的优点和缺点。成熟的爱充满自我控制,不会将食物理想化,能够解脱几度、受虐狂或痴迷的困扰。成熟的爱是一种有性关系的情谊,相处和睦,令人愉悦,彼此回应(或许如此能够解释为何很多分析欲望的人不给这无痛的情感以爱的称号)。 ----Alain de Botton《Essay in love》

  ●库斯让我相信,世界拳击理事会那绿色和金色的腰带是值得为之付出生命的。这跟钱无关。我过去问过库斯:“成为汗青上最巨大的拳手又有甚么意义呢?大部分的人都死了。”
“听着,他们是死了,可我们如今正在评论他们。这叫不朽。关键的是,直到地球扑灭,你的名字都会被人记着。”库斯说。
库斯太理想化了,就像《三个火枪手》里的人物一样。 ----迈克泰森《永不前进》

  ●理性示意知识和真理为科学的方式所不能把握的半圆状态……真正说来理性的品德并非只是要实现人类生活的一个半圆,而是应当能支配给人类翻开的全部生活空间,也应当能支配我们的一切科学能力和我们的一切流动。”看来,理想化实为理性的特征。理性的禀赋就是伶俐,而人的伶俐永不满足于现成的一切,老是为自己建立起经过坚韧勤奋能够达到的认识和理论的目标。为了达到目标,必须超越履历,超越理想,这个历程就是追求理想的过程。但理性的理想化过于膨胀,使之成为离开理想的笼统物,使得理性成为非理性的支配者,这就是理性主义的基本特征。

  ●多年以后,当他试图回忆那个被诗歌的魔力理想化了的姑娘原本的样子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将她从旧日那些支离破裂的黄昏中离散出来。 ----马尔克斯《霍乱期间的恋爱》

  ●"分析"一件事和"实现"是不同的,"实现"意味着真正在生活中去理论,将理想化为理想。 ----蒂莫西A皮切尔《克服迁延症》

  ●师父说:人应当有理想,可生活不能理想化。

  ●知乎摘录: 身体水平欠好不是你的错,做回自己,开心就好。很多事情,你越是恐惊,它对你的影响就越大,你欠妥它使回事,那它有或没有,都已经无所谓了。 胜利这个词过分理想化,我们还是谈谈怎么开心的过日子吧~ ----《知乎》

  ●我长得娟秀,中上等面貌,个子不高,不会交际,不懂常识,不懂服装搭配,自尊心高,怕给别人添贫苦,过分理想化,除了头发拿手之外没甚么拿手,或许另有轻微的皮肤饥渴症。
我怕疼,怕黑,怕虫子,怕鬼,怕苦,怕寥寂,怕的很多,但也没有非常怕的。
我大道理甚么都懂,可是做起来却没那么好,我是个平凡平凡的女孩,我一点都不非凡,以前老是信誓旦旦的和别人说我没有甚么好怕的,但去了一次俗到不行却仍旧吓到我腿软的鬼屋之后,我的主意就变了。

  ●我希望自己的体貌更理想化一些,不过令我奋发和光荣的是,自己不是某些光鲜亮丽的人——拥有残废的大脑。

  ●偶然候你需要做的只是闭上嘴冷静地看冷静地学,认可自己过去的愚蠢和理想化,认可自己犯过的错和丢过的脸,这不叫抛却也不叫没自尊,这是发展。

  ●很少看都市剧,但近来竟然看起"欢乐颂"来了。没法子对于它的“花边新闻”频频闯入眼。只美观看热闹了喽。怎么说呢(我不想评论)消消遣还是可以的。不过引导我往下看的欲望其实不是内里的情节发展,只是赏识内里的某个演员或脚色而已。整部剧体现的内容横竖很积极向上超乎理想乃至理想化了点(好比邻里关系让人倾慕得流口水 五人道格迥异却能和谐相处)。但我只是喜欢刘涛演的“安迪”形象,内外有型,尽管姿态高冷了点,但至少她有高冷的资本。用两个字描述就是"很帅",帅得不分男女都被倾倒的觉得。是的,我觉得她就是我的看点。就那么简单。

  ●任何一伸开列有史以来三个最巨大的数学家的名单之中,肯定会包括阿基米德,而另外两人通常是艾萨克牛顿和卡尔弗里德里希高斯。不过以他们的宏伟功绩和所处的期间后台来比较,或拿他们影响今世和后代的深邃久远来比较,还应首推阿基米德。 除了艾萨克牛顿和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再没有一个人象阿基米德那样为人类的前进做出过如此大的进献。即便牛顿和爱因斯坦也都曾从他身上罗致过智慧和灵感。他是“理论天才与实验天才合于一人的理想化身”,文艺回复期间的达芬奇和伽利略伽利雷等人都拿他来做自己的楷模。阿基米德。E.T.贝尔评价阿基米德 ----ET贝尔《数学人物》

  ●很多荣幸的人确实建立了至死不渝的亲热关系,这种关系也是他们幸福的主要源泉。可是,即便是最亲热的关系也注定会产生瑕疵,而这恰好是因为人们不接管这一究竟(最亲热的关系也注定会出现瑕疵),他们老是由那么多没必要要的不开心,老是由于那么多没必要要的原因就互相背弃。如果我们认可世上历来不存在理想化的关系,就会更轻易明白为甚么无论男女都需要从其他渠道取得成就和满足。正如我们看到的,很多从事发明性流动的人其实是非常伶仃的,是在与世隔断的状态下追去自我实现和自我发展,是在寻觅生射中某种具有联贯性的模式。 ----安东尼斯托尔《伶仃》

  ●偶然候我们很奇怪,老是对过去念念不忘,认为那些年错过的老是最好的;偶然候我们恰恰很固执,老是活在回忆中。
其实回忆中的美好是我们把它理想化了,其实一千个漂亮的过去,抵不上一个一个暖和的如今。站在记忆的风口,我们已无力还手,顾惜理想的具有才是自己应当做的。

  ●因为我们胜利,所以很多人管我们要秘诀。可是胜利那里有甚么秘诀呢?当初各位伙不过是觉得这是个机遇、这口吻不能够就这么算了、我想要过的更好等等等等理由和主意,真正算起来私人道质比较多,都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如果办成了之后怎么办?不,应当说别人怎么看?当各位管我们要秘诀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怎么办?话套话吧!其实不行就联合一下当中一些历程,理想化一点,就当做乱来了。过后我们自己明白了许多:原来胜利都是和秘诀没有甚么关系的,最通往胜利捷径的路上会有太多人看到,而冷静保持不另辟门路的反而会开始抵达。那些所谓的胜利只不过各位需要,所以才有那么多的秘诀啊、窍门啊甚么的。以后谁如果在自己面前评论他有多胜利,我们也只会浅笑面临:胜利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每每在羡慕别人的时候,难免要掺杂一些主观理想化的情感,这种理想化构成了你心灵的巨大落差,让你在盲目标比较之中,很快地找不到自我,更让你持续的进取心,在别人的世界里迷恋。 ----莫秋言《愿你的芳华永不散场》

  ●我所熟知的雪之下雪乃
老是漂亮 朴重 老实
就算无依无靠 也靠自己的气力刚强地站着
我肯定是神往着 那样完美的她
擅自去期待 擅自把她理想化
擅自认为自己明白她
然后擅自地扫兴
申饬过自己多数次 了局却还是没有改
雪之下雪乃也会撒谎
连这种理所固然的事都没法容忍的自己
我很厌恶如此的自己 ----大老师《我的芳华恋爱物语果真有问题》

  ●在出题的时候,我们应当明白题目中的这些隐含的假定,还应当告知门生们,之所以需要做出这些理想化的假定,是因为只有这样能力简化问题,抓住问题的关键抵牾。千万别小看了这项能力,知道怎样抓住问题的关键抵牾,而把次要的情况经过理想化的假定尽量简化,这个历程叫作“数学建模”。当各个领域的科学家把数学利用到各种实际问题中的时候,他们都肯定会完成这个“数学建模”的过程。和大部分利用题的命题人不同的是,科学家们通常会卖力、严谨、明白地列出模子顶用到了哪些假定,而在利用题中,这一步每每被省略掉了,所以偶然难免造成一些曲解和争议 ----史蒂夫斯托加茨《X的奇异之旅》

  ●“我们在近70年的时间里走入了一条死胡同,偏离了人类的康庄大道。无论认可这一点有多么疾苦,经济认识的理想化扭曲了最基础的财产关系,导致国家远远掉队于蓬勃国家。健忘过去,就意味着没有良知,但要想回到过去,就意味着没有脑壳。” ----普京

  ●喜欢一个人,无非两种情况。一是你们志趣相投,气息邻近,大自然的磁场“biu”的一声把你们吸到了一起;另有一种无非就是你们有天壤之别,但对方身上有你没有可是很想具有的特质,所以你爱ta,就像爱理想化的自己。

linkad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