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蛛》读后感10篇

2018-11-20 13:33:52 标题分类:游后感 关键词:美文读后感,美文观后感,美文游后感 阅读:110

《狼蛛》读后感10篇

  《狼蛛》是一本由提爾希容凱 / Thierry Jonquet著作,時報文化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订价:NTD200元,页数:184,特经心从网络上清算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期望对各位能有辅助。

  《狼蛛》读后感(一):《狼蛛》‧Thierry Jonquet

  即將由阿莫多瓦改編搬上大銀幕的電影《切膚慾謀》,從Thierry Jonquet的《狼蛛》小說改編而成,透過多線的敘事,將一個簡單的線性故事,拆解成過去、現在、過去的過去,橫跨著幾個年頭,講述一段突發,但延伸至人道的故事。

  《狼蛛》的故事很簡短,前面花了一些時間把故事的分枝交卸清楚,不同的脚色在每個篇章裡一一出場。透過被囚禁者講述被软禁的過程,以及软禁他的那個人,在過程裡的改變。原來以為只是個瘋狂變態的人,隨機抓來软禁一個人,沒想到越到故事尾聲,從中抽出故事最原始的焦点,將這個故事推到顶峰,瞬間靜止。

  像《狼蛛》這樣多線的敍事,或是软禁被害者,又或是像故事的那些因為過去的一個事件,而帶來的動機,都相當常見。但《狼蛛》更將細節詳盡的放在被软禁的過程,以及软禁者在施虐和後來的寵愛融会為一,也讓故事的配角關係,更加錯綜在一起。

  《狼蛛》读后感(二):乘机追击、伺机反噬的《狼蛛》

  本书由作家提尔希容凯撰写,篇幅短小,但积蓄的能量却非常强盛。

  国际知名导演阿莫多瓦执导的《吾栖之肤 》,将爱、欲望、扑灭跟灭亡施展得淋漓尽致,而主演的安东尼欧.班德拉斯更是导演早年经常合作的对象,那时还使他受到好莱坞的留意。这场带偏重温旧梦又另立异局的世纪联手,自然受到观众的注目,然而片子以《狼蛛》为改编剧本的同时,我们不得不回头看看原著小说是那么优异。

  文学作品里头经常具有充满隐喻性的象征笔法,浓稠的意象反应著作者关于自身作品的计划和诉求,其诉诸同一前言来彰显出非凡的笼统意念,关于进场人物、发展情节与作品主轴精神的联合,皆有加成的效果。

  本书以“狼蛛”为书名,将“蜘蛛”、“毒液”、“猎物”等物循序渐进地置入各部大标题内,除了显示情节推进当下的重点转换,另外亦呈现出背后所隐含的指涉意义,再进一步地通往构造重组原时序后的世界。

  蜘蛛攀援结网,以具有黏性的织网追捕猎物,其伺机期待,借以攻击且生擒相中的猎物;而狼蛛顾名思义是一种雷同于狼之习性的蜘蛛,性格猛烈,喜由背后追扑猎物而绝不犹豫,这种位于大自然中的强劲掠食者,易于管束他物且具有十足的侵犯性。放入文学作品之中,坚固耐烦的揭示足见特定人物固守自我设定例则的保持,但同时具有桀黠奸诈的扭曲性格,而主动攻击的特性连接至小说内黏腻昏暗的性爱段落,艰涩阴惨之余,又使人不解脚色的互动何故是如此。

  此书是一本轻薄精干的立功纪录,内容简明易懂,文句流通好读,你排挤于它的残忍暴虐,对其情欲纠葛大打问号,却又同时为它惹人入胜的剧情深深迷惑和着迷。而以文学小说的构成来讲,全书构造看似简朴,却于分列构造之后,于清晰清楚的叙事中披发出使读者哑然无声的巨鼎气力,或许觉得满足,大概拍案叫绝,或许恐慌不已。

  篇章内之所以充满悬疑的气氛,是因为读者仅知道部分现象和情况,掌握了特定的究竟,却不明白脚色举动的背后潜藏了甚么举动动机,因不分析前置环节而临时不知道为何会会聚成如此的故事情节。悬疑之余,满藏着惊悚的气息,三条不同故事主线内皆明示着费解的立功历程,充斥着残酷冷血的桥段,并与反常般的情欲交杂着,刺激的气氛督促着自己翻页。 三条论述线,一以全知全能的观念勾画外科医生和女子的生活;一以第三人称角度描画回避警方追捕的银行抢匪心路历程;再以第二 人称为书写的主要方式,让“你”领会着被害者的惊恐和放心。尽管这在文学的体现伎俩上绝对不是头一遭,但能迷惑人持续浏览下去等于极大的上风,当读者一步步踏入作者设定的圈套之中,反而陷溺其中而无可自拔。

  无论是书中的人物和剧情,或者是读者本身和作品, 《狼蛛》的构图就是以乘机追击的方法,伺机反噬和撩拨。即使不是完全设想不到,但就是能慑服于情节组合后的惊异之内,此作的独到魅力,不言自明。

  《狼蛛》读后感(三):胶葛之网

  在围脖看到《切肤之欲》的简介,坦率的说这是一个非常露馅故事情节的简介,几乎差不多破坏了我对书的浏览欲望。不过赋予报社的心情,我把简介同样告知了其他的浏览者。再次为了保留各位的浏览快感,我倡导还是不要手贱的看片子简介甚么的了。

  在诚品看到这书的封面,假如没有书腰,我肯定会坑爹的就地买下跑去浏览;为了这个书腰我犹豫了超久。。。然后不停的翻弄书的前言和后续。

  个人认为一本好书,必然会有好的前言和后续做陪。

  但这本,多数的批评大手在其中夸大的,我在看完书后,之后掩卷长叹,你们丫的太坑爹了。

  据说这是本充满了SM(好吧,你看了有没有HIGH),暴力,恐怖,悬疑的推理小说。而且他的SM完全不是所谓的温情卫生派(为甚么这么说,各位看过书后的批评的就会明白),充满了强横,血腥,一击必杀~看完这种批评我居然另有胆宁静的走到柜台买单我真是佩服我自己。

  不过究竟是,这是一本很彻底的推理小说。好吧,或许真的有那么一点恐怖悬疑和暴力,纠结的内心戏,和让人觉得胆战心惊的画面感。但总体来讲,他还是一本美好的推理小说。经过量种人称的叙事转换方式,奇妙的推进整个进程,然后再某一处的时候灵光乍现,恍然大悟又放不动手,想要探究之背后之原因。

  关于看过片子简介的兄弟们,我只能说,让你丫的手贱去点。。。。

  好吧,我也是手贱的其中一员。。。看开首的时候,因为已经被狠狠的剧透了,所以很难满身心的投入。满满沉下心来,你会发明,Thierry Jonquet这位巨匠在给你编织一个奇幻的网,你所看到的是你不曾想到的过却一直在你身旁的世界——暴力、立功、各种面貌转换,最终却已共罪末端。

  这是一本伤心的推理小说,我们都活着界这张网之下,编织着自己的小世界,偶尔不谨慎和周边纠缠,被腐蚀或者共生,看似我们都可以自主选择,其实是某种不知名的气力——或许是爱或许是恨或许只是一种情绪,将我们推向火线。

  无论是生理上的溃败和自己的脑内,我们都存在着自己的一个小小的推理世界,顺着他人的苍蝇蚊子或者小飞蛾一步步往前走,却不知道自己成了别人虎视眈眈的对象。偶然我们用仇恨为名,作出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还要继承维持愤恨的款式,实则心中已经情绪万千辗转。

  狼蛛或许还不单是本推理小说,他还是充满着法国人的浪漫,让爱来减缓这一切,到终点无论利害,爱都会包容。作者给了个开放式的末端,不过我推荐的浏览者认为还算是HE~嘛,各人见各志,一本200页不到的作品中,经过不多也不庞杂的人物关系,利用一些非凡的伎俩和处理方式,真的很难让人设想那是1980年月的小说。坦率地说,几乎是相逢恨晚啊~鉴于我是看过简介后浏览愉悦指数低掉队仍然给出4星,期望有没有手贱的读者,看完后高兴地打出五星的。

  然后我们手牵手去看片子吧【滚】

  《狼蛛》读后感(四):不是反常这么简朴而已

  容凯说:“我书写的黑色小说愤恨与失望占上风,而且不停地捣碾书中悲苦的人物直至粉身碎骨,而我绝不予以救赎的机遇。”在这一点上,片子《吾栖之肤》(台译《切肤欲谋》)和原著小说《狼蛛》保持高度分歧,疾苦永无竣事之日,宁静短暂,只是在酝酿下一波攻击。

  这部小说承载了与其篇幅成反比的情节量,字数不多,内容和内涵却一如长势猛烈的藤蔓群,麋集延伸,张狂散布,较片子更冷,更狠,更违背人之常情。在情节上片子和原著有明显不同,不在此赘述。

  导读部分提到了SM,指出医师拉法各与变性人夏娃之间存在施虐与受虐的关系,也有人将他们的关系与斯德哥尔摩症候挂钩,但拉法各和夏娃的状态,与SM、斯德哥尔摩症其实还有所不同。

  M的提出源于文学,回归到文学和其实的生活中,SM其实不像许多人印象中那样冷峭、暴虐、疼痛,以及反常,相反地,SM两边具有更多的愉悦、默契、温馨,法国哲学家德勒兹曾夸大,在如此一段关系中,受虐者比施虐者更加快乐。SM两边是实现共识、你情我愿的,不存在强迫,且相当考究形式和留意安全卫生。《狼蛛》中的医师和变性人可不是如此,拉法各残酷、凶狠、蛮横,而且倔强,他和夏娃基本谈不上你情我愿。被迫,倒大概和斯德哥尔摩沾边。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又称人质综合症,指受害者对立功者产生情感,乃至反过来辅助立功者,带有肯定的怜悯、怜惜心态,受害者每每身心受到威胁,但并未蒙受间接伤害,所以在临时相处的过程中,受害者才会产生立功者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主意。《狼蛛》之中,夏娃被软禁和变性,并在拉法各的强迫下卖淫,蒙受窥探乃至酷刑,这是满身心的重创,夏娃也没有涓滴怜悯和辅助的心态。可见他们的情感与斯德哥尔摩症还是有所区分。

  无论上面哪一种情感,在凡人眼中都是庞杂又诡异,人们通常认为,落空了理性的人材会这么做,SM等举动,被斥为非理性的,不是凡人所能做出的,而实际上SM具有相当理性的原因,讲求公道和秩序。书中问到一个问题,为甚么我们推崇理性(或看起来理性)的人事物,却将非理性的一切赶尽扑灭?这真是一个极其精彩的论题。

  正因为人们通常将理性亲睦、秩序联络在一起,将非理性和混乱、疯狂联络在一起,恐惧不理性,所以给自己戴上理性的假面,对没法明白或恐惧的事情,例如SM,保持一种厌恶的消极立场,说那是反常,是不理性的疯子,他们认为如此就可以够使自己避开不理性,成就自己完美的理性心态。谁知理性和非理性在这一刻已被搅浑。因而衍生出另外一个问题,所谓正凡人,究竟是正常,还是普通?正常的心态,究竟是广泛心态,还是真的正常的心态?(此题再议=A=)

  《狼蛛》极简的叙事派头和经心支配的构造有必要提一笔,它更像是一个剧本,只写出必要的举动和语言,加以必要的描写。从那里你能看到,段落与段落之间,没有跟尾是一种那么完美的跟尾,你能看到作者的留白是何其有力地推动一切。他惜字如金,每一个字都因为必须存在而存在,绝不多写一个,也绝不漏掉你关怀的一切。如此的作者并非悭吝,也绝不偷懒,而动人的从不是文本本身,动人的总在文本之外。至于构造,我评述能干,你只要看过,就可以领会那种独一无二的心思和惊动力,这构造连同文字会卷你跌进深渊。

  渐渐发觉巨大,这是一个美好的历程。假如你读过这本书,你何其荣幸,如果你先于片子读到这本书,那你尤其受到了恩宠。

  《狼蛛》读后感(五):在你編織的繭裡定名

  H:

  電影預告是這樣開始的,奔騰的熔岩,女子倔強的臉,匙孔裡碧綠色眼瞳。男人在偷窺陋室裡他拘捕回來的玫瑰。後來女子因缺少女人荷爾蒙而長出鬚根,變回男身,男人的玫瑰在枯萎。

  你問我是在說改編自《狼蛛》(Mygale)的電影《吾棲之膚》(The Skin I Live in)麼,不,我說的是Bertrand Bonello的《蒂蕾茜亞》(Tiresia)。與《狼蛛》一樣關乎變性人、慾望、定名、數線發展最後卻又融会在一起的故事。

  Tiresia是希臘神話中的雙性人,原本身為男人的他意外驚動了兩條交配中的蛇,兩蛇盛怒,向他進攻。他打死雌蛇,變了女人。七年之後,她和雄蛇狹路相逢,打死了雄蛇,便又變回了男人。

  敍事的網

  你還記得我們談過故事該怎樣寫麼,有時是加進懸疑的元素,有時是將數個故事縫合在一起。這些都是《狼蛛》作者提爾希.容凱(Thierry Jonquet)所擅長的。

  《狼蛛》是三線並行的故事,第一條線是拉法各醫生和夏娃,第二條線是被软禁在地窖的「你」(未變為夏娃的文森)和仆人「他」(拉法各),第三條線是流亡中的阿列克斯。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第一條線敍述已被软禁的夏娃;第二條線是正被追踪然後被抓到的「你」;第三條線是流亡中的阿列克斯。

  已被软禁 ==> 剛被抓到 ==> 流亡中,三人的命運環環相扣。這種畫面並置的伎俩在這本小書裡频频出現。地窖裡的「你」給仆人定名「狼蛛」,但有關蜘蛛捕獵的描写最早出於敍述阿列克斯時。他看見蜘蛛結網,便捉來活蛾丟到蜘蛛網上,肥蜘蛛用長腳倒轉獵物,吐絲造繭密封起來儲藏在低窪處。

  接著作者敍述夏娃在梳妝臺前為自己迷惑,細細描畫女妝。作者在阿列克斯處給我們留下線索——夏娃就是被封在繭裡的獵物。繭有二重意思,一是蜘蛛用以保鮮改天享用的獵物,一是更生變形,破繭而出的再不是文森,而是在拉法各設的繭裡變形的夏娃。

  但有關慾望呀,從來都不只是單純的客體與主體,總是互相倒轉。夏娃會是單純的獵物麼?化完妝的夏娃取出畫架,完成她給拉法各畫的畫像:男扮女裝肥胖庸俗的拉法各,在高腳椅上張開雙腿……

  回到地窖裡的故事:「他」在地窖撫摸文森的身體,研究怎樣將文森改造為女體。

  敍事的線又回到阿列克斯,他走出花園,用刀子在撖欖樹根上镌刻女體,暗合著拉法各和夏娃的慾望:把敌人镌刻成女體。四個並置的蒙太奇畫面:肥蜘蛛吐絲造繭密封獵物/用畫筆描畫女體/用手指描畫女體/用刀镌刻女體。

  三線運轉不息,織成互為内外互為因果的敍事蜘蛛網,誰是蜘蛛誰是獵物?

  另一隻蜘蛛

  我想跟你說另外一隻蜘蛛的故事:《蜘蛛女之吻》(Kiss of The Spider Woman),監獄裡的二人互相訴說故事,從零點開始改變對方。潛移默化。又或谓代入。無獨有偶,從文森被囚在地窖中開始,狼蛛給他音樂、給他書,像培养一名女兒般培养他所慾望的女子。

  我們都知道拉康鏡象理論裡的鏡子隱喻了一切使鏡子對面的人重疊自己形象的中介物,文森手中的書就是夏娃女體生命啟蒙的鏡子。狼蛛給他巴爾札克、斯湯達爾等人的小說,已服食變性藥物的文森/夏娃窩在繭裡狼吞虎嚥這些書。能否容我在這兒過份詮釋一下,你知道我總愛誤解別人的話語。巴爾札克擅長塑造極強烈情欲畸形發展的男女,斯湯達爾擅生理刻畫,尤對愛情問題進行全面的考查。這些文字對文森/夏娃生理所起的奇妙變化,大概只有夏娃自己才知道。

  H,最初的最初你給我說女子的故事,我有時懷疑是你編織的這個繭把我捕獲了。我們不會知道夏娃離開地窖後,狼蛛有沒跟她訴說過他以前愛過的女人。後來狼蛛決定放走夏娃時,夏娃请求去看海,途中她問他有否讀過盧布朗的小說,他答沒有讀過,她卻不相信。我猜夏娃說的是亞森‧羅蘋和綠眼睛少女的故事,H,給你寫信的此時,我還未讀過這本書呢,就是這樣不知所指為何,他們言不及義,不願言盡的曖昧對答更讓我猎奇。這是愛情麼?假如愛情不只是單純美好的代名詞。

  定名與愛情 神與人

  我又忘記了跟你說為何想談談Tiresia這電影,大概它與《狼蛛》一樣都是關於定名。電影後半我們才知道將變性人Tiresia擄走的男人就日復日顾问玫瑰的神甫。他想要他自己定名的玫瑰,錯誤以為被定名的就是屬於他的,由是神甫與拉法各都恐惧他們定名的人主動示愛,主動誘惑。

  H,或許該這樣說,拉法各的報復是要文森像他的女兒(被文森強暴而致瘋癲)般作為女身——由身體到思想——去蒙受欺侮。可作為女身的文森,再也不只是他的敌人,薇薇安是他生物定義上的女兒,文森卻是他一手建筑的女兒。他定名文森夏娃——阿當之妻,人類的母親。

  他是把自己當成神了。

  但他並不是,「他」與「你」皆在網裡,無限壓抑,

  誰也不是神,只有神能力創造和定名,自身卻不受影響,凡人只能互相創造,互為客主。拉法各給文森女體與名字,卻早在他創造她之先,文森已定名拉法各為「狼蛛」。

  最後還想告訴你,《吾棲之膚》裡的復仇關乎的是肉身的生與死,小說裡關乎的卻是扼殺掉的是什麼。就讓我們忘掉時序,忘掉開始與結尾,逗留在以下這一段:

  「她化完妝後取出畫架,把顏料和畫筆攤在桌上,繼續畫还没有完成的畫,那是拉法各的畫像,他看起來肥胖庸俗,坐在一張高腳椅上,雙腿張開,男扮女裝,叼著菸嘴,穿了一件粉紅色連身裙和黑色吊帶襪,兩隻腳緊緊的包在高跟鞋裡……」

  一個以手術刀報復,一個以畫筆報復;一個強姦犯,一個以暴易暴者,但他們慾求的在報復以外還有什麼?在慾望的繭與蜘蛛網裡他們互為客主、永劫回歸。

  H,別介怀我過份推演,早跟你提過我是一個愛誤讀的人,我連自己的記憶也會誤讀,就當作是我由一個故事盪至另一個故事,無限歧義、無限誤讀的一些主意。

  祝好

  h

linkad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